大风号出品

艾滋病老人, 被欲望击垮的晚年

  韩国因为与我国文化上的相似性,以及在娱乐产业的领先发展,成为我国电视人的重点学习对象。

真实故事计划 <更多内容 2018-08-22 08:30:25

原标题:艾滋病老人, 被欲望击垮的晚年

社会默认老人不需要性,但实际情况是,欲望并没有因为性器官的老去而萎缩。这样的错位,成了艾滋病滋生的温床。

NO.

339

我是一名护士,在成都一所公立医院的消化内科。正常来说,我们只需要处理一些常规疾病,病人来自周围小区,交上一千块钱的门槛费,住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

四川省内凉山地带,一直是缅甸云南向内地运毒的必经路线,相比于一般的城市来说,作为四川省省会的成都,艾滋病患者更多,我们科室也偶尔会遇到病患。?

遇到的第一个艾滋病人是个普通的个体户老板,三十多岁,打扮体面。一开始只是因为吃不下饭来看医生,但是一项项检查做完都没问题,最后发现是HIV 阳性。

医生把他请到办公室去谈话,进门之前兴高采烈和病友聊天,出来就像换了一个人。

剧照| 最爱

相比于这种被突然发现的情况,艾滋病在老年人里蔓延的速度更让我惊讶。2017年,老年人首次被国家列为艾滋病防控的重点人群。不过,和年轻人输血、吸毒、高危性行为多种传播途径不一样的是,老年人的患病途径异常单一。?

这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叫车庆林的老人。?

14年春天,很平常的一天。我在住院部,刚升为护理组长,管理十二张病床。这天急救车送来了一个晕厥病人。

他就是车庆林,年龄62岁,头发白了一半,长期从事体力劳动使得他脸色黝黑,看起来像七十多岁的老人。他安静躺在病床上,我给他量血压,他伸出手,手指蜷缩如鸡爪。

介绍完病区环境和主管医生,我请他在知情同意书上签字。他有些不知所措,我又解释了一遍,把笔递给他。“哎哟,我好多年没写过字了。”接过笔,他有些不好意思,以一种别扭的姿势用力攥笔,一笔一划在签字栏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字迹很重。

我告诉他,住院病人要留家属联系方式,他踌躇半晌,写下歪歪扭扭的车庆松三字,关系一栏他写下“哥哥”。我和他说关系不能写哥哥,要写“兄弟”。?

“老师,给你添麻烦了。”我给他重新拿了张签字单,他这次正确填完了。

“还有电话。”我指着联系方式一栏提醒道。“我不记得,要看看。”他从外套里掏出一只老式诺基亚基础款手机,一个一个翻出电话号码看,入院介绍和签字花了半个小时才完成。

输液的时候为了缓解他的紧张,也为了增加彼此之间的信任,我一边操作,一边和他聊天。?

他是位农民工,曾经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个儿子。但是由于夫妻感情不和,两人早早就离了婚,之后的这些年也没有再婚。?

“你儿子多大了?”我好奇地问道,心里纳闷他为什么联系家属没有留儿子。

“二十八了。”

“做什么工作哟?”我笑着问。

“成都的银行上班。”他嘴唇紧闭,抬头专注看起电视,可能和儿子的关系不大好。

车庆林的体重在三个月之内下降了十二斤。

一开始,由于他的血液分析结果,主治医生怀疑他是白血病。住了一个多星期,症状却没有减轻,脸色发黑,嘴巴发白起皮,肋骨根根突起。

医生给他做了两次骨髓穿刺,一寸多长的钢针打入他的髋骨,粘稠的淡粉色骨髓被抽出。他疼得咬牙切齿,却能坚持不动。

两次结果出来,没有明显异常,大家想起了另一种会引起发热和白细胞增高的疾病,化验结果很快就出来了,HIV抗体阳性。

剧照| 最爱

车庆林得的不是白血病,是艾滋病。在下午安静的走廊里,我扶着他去办公室。知道结果的时候,他张大嘴巴,露出几颗黄黑的牙齿,保持这个姿势好几秒。我们以为他不知道什么叫艾滋病,正准备向他解释,他却动了,脸上似哭似笑,轻轻叹了句:“咋是这个病?”?

我们心里也是崩溃的。他在科室内住了大半个月,大半的医护人员都接触过他的血液。科室里一片死寂,护士长拿来了职业暴露表格单,我们围着长长的办公桌,写下自己的名字。?

在医院,这样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一次又一次的担惊受怕后,我的心早就麻木了。大多医护人员都是及时行乐的享乐主义者,因为明天真是太飘渺了。填完表格,每个人抽了一管血送去化验,然后继续工作。

等到他消化了一天,我们委婉建议他转院接受专业治疗。他听了我们的建议,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就住这里,不折腾了。”传染病医院在市中心,是一家很有名气的三甲医院,各种费用都比这边高出三分之一。虽说艾滋病国家有补助,可是那只是艾滋病的药品费用,用药检查都需要他自己掏钱。另外一个问题是,市中心离他家有三十多公里,带东西、家属照料都不方便。

“还是你们这儿的老师和气,我信你们。”他轻笑着说道,眼神中却有说不清的东西,我不敢看。大家知道,他再信任我们,这个病也没法治好。

我们只能把他转进单人病房,每天进行空气消毒和地面消毒,垃圾专门放置。

自从知道自己患上艾滋病,车庆林变得沉默起来,不是在睡觉就是发呆,电视不看了,病房不出了,安静得可怕。?

考虑到他的情绪,在不涉及血液和体液接触的情况下,我和医生尽量不戴手套与他肢体接触。慢慢地,他开始愿意回答我一两句话,但一问到染病的途径,他就把脸扭过去对着墙。

可我们要上报,没有办法,只能通知家属。车庆林的哥哥、弟弟和老母亲围在病床周围,老太太哭成泪人,两个兄弟连病床都不想靠近。我们让车庆松和他交谈之后,他才承认由于单身多年,和一些失足妇女有长期的不洁性生活史。?

“我这是活该啊?”他低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

“你不要这么说。”?

“你为啥子不再婚?”医生合上病历问他。

“没得钱,有哪个女人愿意跟着我。”他自嘲一笑,“离婚后,我的生意就赔了本,去外面打零工,工地上爬滚,女人看都不看我一眼。谈过一个,是个离了婚带孩子的,在工地上烧饭,只好了一年就散了,天天就是找我要钱,根本不想和我正经过日子。”?

“你怎么不用安全套呢?”医生叹口气,“社区有免费发放的。”

“羞都羞死了!人家要戳断脊梁骨的!”他摇摇头,“我哪敢去拿?这样的新鲜玩意儿,拿了我也不会用。”

他又加了句,“她们也没说要用。谁晓得会得这个病?那不是外国人得的吗?”

车庆林嘴里的“她们”是一群徘徊在工地附近的妇女,我也见过一次。

有次我和同事出诊回医院,路过一片偏僻的工地。一个大姐过来敲车窗户,我在后座睡觉,听她殷勤地邀请开车的男同事下去玩玩。

那些妇女年纪不小,从三十多到四五十岁不等,专找些单身汉做生意,看见车就拦,一次只要二三十。

抛弃掉生活的希望后,性的获得变得简单,快捷又经济。?

“他没文化,什么都不懂。”站在走廊尽头,车庆松一脸嫌恶,“这真是丢人!老车家的脸都丢尽了,他不光害了自己,还要害大家。”他望着我们,一脸无奈。?

剧照| 最爱

“还不如得白血病,那个至少不传染。”弟弟皱紧眉头。?

医生建议家属把车庆林接回家,度过最后阶段。“那不行。”车庆松大叫道,“他这个病,不能回家,就在医院里。”我注意到,车庆林的嫂子弟妹和姐妹都没有来。?

“对,回去怎么行?”弟弟也连忙摆手。

我说他现在的情况必须需要一个看护,没有家属留陪,绝对不行。车庆松犹豫了半晌,说他一定想办法。老母亲一直站在边上抹眼泪,说完话,他们逃跑一样地拉着老母亲匆匆而去。

车庆林再也没能离开医院。?

住到一个月的时候,他的病情开始急剧恶化。先是发高烧,每次体温都在41°以上,酒精擦浴、退烧针都没有效果。高温一直持续,他的脸像一块烧红的炭,看起来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实习生和新来的护士都不敢进他的病房。

好不容易退烧了,他的身体开始脱皮,红彤彤的胳膊看起来十分诡异。打针时,压脉带一系,整条胳膊就变紫;压脉带一松,皮肤就裂开,血液顺着手臂流下。血管变脆了,一个新扎的留置针,用了不到一天,再次输液时,皮下渗出一个大包。

有次他正和我说着话,突然开始剧烈咳嗽,好几分钟后,他才缓下来,松开捂着嘴的手,我看见手心里都是血。

“秦老师,我怕是不行了。谢谢你们,现在也就你们不嫌弃我了。”他说。对我们,他一直怀有很强烈的负罪感。平时有眼生的护士来量体温,他都要向特别说明:“我是艾滋病,你们要小心。”电子体温计,根本不会接触皮肤。?

然而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开始神志恍惚,一瓶液体还没输完,手上的针就被扯落。

艾滋病晚期,需要专人照看,医院连个上特护的人员都抽不出,只好再次联系他的家属。

医生给他的兄弟打遍了电话,家属们不愿意来医院照看病人。请护理员,他们的条件差,出不起钱,这个病给钱估计也没人来,最后家属告诉了我们车庆林儿子电话。?

电话打通了,来的却是个黑胖妇女。

“我是他从前那个。”她的嗓门很大,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涤纶衣服,一张脸圆乎乎的,看不出年龄。这是他的前妻。

她有着川渝地区特有的干脆泼辣,我把手套口罩给她后,她收起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边看着吊瓶一边绣十字绣,两米长的孔雀牡丹,上面密密麻麻爬满五彩绣线。

车庆林扭动手臂的时候,她套上手套,胖乎乎的大手按住他胳膊肘。“莫要板!你都这样了,莫要再害人了。”她来了后,车庆林虽然还是神志不清,却没有之前的狂躁了。?

剧照| 最爱

我问她怎么愿意接下这档子差事。她苦笑:“莫得办法呀。他们都不来,喊我儿来,我儿今年婚都还没有结,我替我儿来,我个老太婆,我不怕死。”?

“他就是害人。以前年轻挣了钱,在外面找女人,把钱给外人花,不然我们也不会离婚。”她朝昏睡的车庆林努努嘴,“老了,还是死在女人身上了。”

她离婚自己带着孩子,开一家小饭馆,后面又嫁了个老实人,一人养家,供儿子上大学,没要车庆林一分钱。

她嘴里骂,心肠还是软。车庆林大小便失禁,床上得铺一次性床单,上面再铺护理垫,臭气冲天,她力气大,一把将病人翻身,动作极快的擦洗,一人能顶两个护工。?

车庆林的儿子在休息时也会过来,高高胖胖一个年轻人,穿着白衬衣深色西裤,看起文质彬彬,一点也不像车庆林,他像母亲更多些。他总是坐在医生办公室,听医生一边写病历一边说。他的话很少,提起父亲来低着头,声音很轻。他在病房的时间也不多,通常是看一会儿父亲,和母亲说几句话后安静离开。

车庆林早就不认识人了,对着儿子也说不出话。但他还记得前妻,她喂饭,他会听话张开口;她和他说话,他会哼哼回应两句。我用电筒照他的瞳孔,指着人问他:“车庆林,这是谁?”?

“这是我老婆。”他的脸上带着一抹笑,完全忘了他们已经离婚多年的事实。胖妇人站在一边,仰着头望着窗外,使劲眨巴眼睛。?

住满两个月的时候,他开始长时间昏迷,医生建议让他回家。这边农村的风俗,病人在自己家里咽下最后一口气比较好。家属们却纷纷摆手,依旧不同意。?

车庆林咽气不久,抬尸人就赶了过来,一个黄黑相间的PU袋子包裹住他,两个工人轻松扛起他。

他的家属们走得匆忙,既没有在病区烧黄纸,也没有在楼下放鞭炮,无声无息地就奔向了火葬场。

作者秦月,护士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真实故事计划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
友情链接: 龙吟之怒 都市至尊修罗 永夜之昼第二部鬼魅无常 弗里斯克的地下之旅 幻灭今古 无限召唤记录 万界交易事务所 随机种植系统 勿忘真情 遗画师 穿越中的战争 降维穿越 都市绝品少帅 有间店 乱世百姓:汉末三国 重生之孤剑之光 美好的世间 重生之都市妖帝 血笺 染血衣裳 英雄联盟之剑豪传 云川为名 逆行世界,顺于你 漠舟 那些划过我心悸的情 战天火影 逍遥一剑问江湖 末世之最后的龙皇 白云的日记 勇者的诞生 仙魔草书 变身鬼化萝莉 海贼大商皇 除魔公元 通灵之冥眼 伏神记之云霄剑 骠武校尉 玉宇风云 万界援兵 幻灭神州 星魂天尊 终极全能兵王 殇之哀鸣 神州无限 天域剑阵 魔武苍冥珠 虚空苍穹变 非科学病症 玄幻异世界大陆 法战大陆 火影忍者之吾乃新卡殿 雷炎至尊 娱乐咸鱼奶爸 凤龙齐天 灭亡征兆 不灭幻域 网游之历史之祸 文娱打脸专家 如影随形1 我们的飘 西河 变身魔法美少女 星际之凡人之路 迪迦奥特曼——圣者的觉醒 飞龙逆天决 一星崛起 四圣系统 花开杀 暗黑世界训练营 女生要萌一点才可爱 我的键盘你的侠 达尔文卡片 帝绝弑天 食空心少女 万里逍遥游 唐门高手重生在末世 末世重生之游戏试炼宇宙 逗比新娘傲娇夫 逝者逆生 玄幻世界步行街 三生了,该换了 机器人密码 恐怖真实游戏 封灵崛起 我昔钓白龙 万众归一 蚕食三国 武力狂潮 小松传奇 神之凡人 假面骑士之无限挑战 荒崛传 暗夜通缉令 精灵誓歌 凌仙神途 世纪先行者 三海妖修录 火影之我是外道魔像 道玄颂 爱上另类圈 唐门最后的男人 创灭至尊 僵尸神警 奶爸的相师之路 致命敲背师 天星圣尊 魔天降临 长生漫漫之旅 万径人踪灭 正相关 王者之杀破狼 我的世界梦幻之地 不存在的第三个世界 神魔道劫 传说天庭 魔道之主宰 农家汉子平淡妻 荒辰鉴 历史那些小事 末世生存际实录 血之战风 苍穹异闻录 斩仙佛 刘不笑的前半生 从峡谷出来的王者 第一任务平台 小人小城 鸿绪 神州龙卫 天道之匣 聚灵炎尊 我的世界:三年修真,五年飞升 寻恋列车 逆天之太古天帝 穿越时空的修炼 此处无声 泼辣小姐的小家丁 普通的架空穿越文 水货圣人 悟魔悟佛 锻傀师 神路独行客 传奇王者异世纵横 星星纪元 星陨山下的师姐 重生最强富二代 我与卡牌少女 蔚蓝点点 邪火神 九州牧神志 斧裂天穹 仙侠之三界逍遥 把持天下 帝茧 吾剑书吾名 虚拟环界 贫穷的我和萝莉魔王 王者:许你长安不负你 千年始有圣人出 灭金狂佬 无限之日常崩坏 魔法幻宠 灵斗星系统1 攻略计划:反派男神撩起来 魔龙与少年 吾名为狼 崛起之最强兵王 光棍儿 时间的真相 文明入侵战争 天煞玄影前传 龙珠之赛亚人林萧 悠然过往之红色嫁衣 末世里造黑科技 穿越之都市之门 真名诵唱 夜半枕边人 剑问红尘 噩灵 末路,面位生活
友情链接: 噩梦欢歌 游戏Life 荣耀一五九档案 古墓帅影之摸金校尉 正常的疯人 都市雾语 闲人长公主 新世纪之战神崛起 活死人之园 失恋的人等天晴 飞龙破世 天古门徒 斗兽战魂 血魔之体传说 90后调皮捣蛋的日常 堕落吧,圣女 圣魔猎手 九冥魔尊 龙都黑衣卫 月源灵影 花兮若梦 最强偷拍狗仔 幻卡天王 一生不够 海贼王里的武术家 庄子的宇宙 青木凌天 一尸之上 穿越三国之刘贝逆天改运 超大陆史诗 九州殇战录 异宝秘藏 海贼之黄泉剑客 华夏吸血鬼 世仇的爱恋 亡灵,魂魄 玄天九变诀 神力传奇——凡临传 武极之武道至尊 穿越从骷髅小兵开始 末世之佣兵帝国系统 咎神 你好,电竞 踩龙 默尸 五维正主 活在神话中 浏阳梦癫三十年 玄铁残响 九阵天书 一场不拘小节的谋杀 饲龙大帝 欧阳记 机甲与末世 洛克王国冒险 恐龙灭绝史 难道是洪荒 我要得永生 盘古血脉的成长之路 神级杀手在异世 闲散 全能扫描仪 饯归 科学也能修仙 仙侠傲宇 小逗成长记 惟依 命天战帝 破灵天尊 末世纪系统 咸阳宠妃 超神学院之冰皇 复仇领主养成计划 三国篮坛传说 新纪元之凌天传 终极岛 致胜王 星际相师 召唤阴阳 九天十地一炉炼 重生女装异世界日记 苍天之庭师 我真的是大富翁 超弦之外 我娘就是妖 四国四城 蓝色地球仪 时空逆凰 炉石充值传说 无上辅助系统 天际方舟 实验体六号 万界至尊土豪系统 对不起重生真的是能为所欲为的 惑心魔书之极幻都市 再来一次人生,怎么样 神族之域 恶灵女骑士 隐市杀神 霸道校草甜心丫头你别跑 上古英雄录 三老现形记 武道世界的修仙者 秦时明月之地府重现 我的职业是魔王 无形之战的硝烟 王者荣耀之诸葛亮起源 炼心如梦 问世间的情与仇 霸气侧漏的皇后娘娘PK腹黑皇上 次元马甲系统 今天开始我就是鬼差了 不朽的青春,不再见 末日之异变崛起 灵武天园 超越星空的世界 次元之霸主 九州星蕴图 超极品家将 修者永生 剑帝修炼录 荒岛求生之杀出重围 你也非人 青风渡 神谕九劫 树心人 病名超能力 斗罗之神力 书剑点江山 阴阳少年的驱魔停不下来 混元雄主 输道 异魔帝 美漫修仙实录 行走在人间之再来一个春秋 凌晨1点05分 佛系宅男 跃迁者 弑剑天 救世审判录 传说中的传说系统 末日之王城 穿越魔禁 八重梦境 CF之火线穿越 碎梦旅途 伽罗业 大漠龙牙 双侠绝命判官笔 末疯 青色龙驹 黑甲天下 魔道之主宰 玫瑰花与茉莉花 乱斗星际 无序者的摇篮 谢谢你们,温柔过我的岁月 太墟古殿 疯魔邪神 位面文明之路 我家水潭变渔场 我是龙族 都市五行师 我才不是毒奶 决战成仙 龙图风云记 别遗忘 血色樱女孩 改变世界由我开始 独处修真 封剑九霄 人间迷梦 问鼎天阙 重生之超级仙医 巫座之下 问源 水神系统 伪异能觉醒 九变化仙 小人物大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