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画人体模特儿

  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民盟中央主席丁仲礼、民建中央主席郝明金、民进中央主席蔡达峰、农工党中央主席陈竺、致公党中央主席万钢、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台盟中央主席苏辉、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等分别介绍了有关情况和工作打算,并就发展新时代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事业等提出了意见建议。

陈履生

2018-08-2208:58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1978年画人体模特儿

虽然在没有考入南京艺术学院之前,就已经通过画模特儿来提高自己的素描和速写的技法。但是,那时候画的“模特儿”都是业余的模特儿,他们不是我的亲戚邻居,就是我的中学同学或工厂同事,还包括像我外婆这样的老人家。这种业余状态的业余画法,只是自己摸索,不够专业。1978年进入南京艺术学院之后,就开始了专业的模特儿写生。

那时候美术院校中所谓的“长期作业”,从画上也能看出来,慢慢磨,像熬鹰一样。过去不懂“熬鹰”,后来到北京之后才知道世界上有这种事。20世纪开始的中国美术教育,自新中国引入了前苏联的契斯恰科夫素描教育体系之后,全盘苏化,全国的院校一个模板,画石膏“三大面”“五大调子”——真可谓“熬鹰”。从美术学校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熬出来的,这种长期作业消磨了你的艺术感觉,而获得了一种科学的观察与表现的方法。无疑,在艺术的自由与科学的方法之间,各有利弊。

画了一段时间的石膏之后开始画模特写生。我们班先是画着衣模特写生,循序渐进。画模特不同于画石膏,模特是活的、动的;而石膏是静态的。画模特要摆姿势,而画石膏只有找角度。我们这种“工艺图案”专业的模特儿写生,不同于油画或国画那种纯绘画专业,因为我们毕竟不是以绘画为最终的目的,而是作为“工艺”或者是“图案”这样一种专业的基础,通过画模特儿来提高专业的造型基础,解决造型问题。因此,我们的模特写生课程相比较油画、国画专业要少很多,而我们每张作业的时间也比较短。正因为如此,我们在一段时间之后才开始画人体模特。那一段时间,画石膏和画模特是交叉进行。课时不足,晚上我们班同学轮流做模特,所以,现在手头有不少当时画同学的素描头像。那时候,同学们真是太刻苦了,晚上基本上没有“娱乐”二字,也没有休息的概念。有时候礼堂里放电影都不去看。

油画班、国画班刚开始好像就画人体模特儿,不像我们还要经过一段预热的时间。美术系的楼不大,三层,油画班、国画班的教室在我们楼上的三楼,每每经过,门一直都是关着的。好像老师有交代,一般来说,不要进入他们的教室。他们非常的神秘,因为他们在画女人体。无疑,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因为越是不让看越是想看;越是不让知道越是想知道。我记得进过他们的教室只有几次,都是在休息的时候,看看他们的画,还是挺佩服的。

虽然我们没有进入到人体模特儿写生的课程,但是,对人体模特儿写生的概念很清楚,没杀过猪,但吃过猪肉。在学校图书馆也看过很多外国的画册,知道这是一种很有魅力的绘画,而不是简单的一种基础。那时候我们不时抱怨或者是要求画人体模特儿,诸如樵老师作为我们的任课老师也感到很为难,他实际上做不了主,教学安排都是教研室和系里决定的。作为教研室,不希望我们有那么多的素描课程,画不画人体也不重要,客观来说,这也不错。而作为系里的安排,“工艺图案”专业,画与不画,画多画少,都是听教研室的;即使安排了课程,在事件和模特安排的问题上也是等而下之。这是实际情况。

我们终于等到了人体模特写生的课程,还是比较激动,确实难以做什么样的思想准备,更不能预估有什么样的反应,前一晚激动的心情似乎还保留到近40年后的今天。作为学生,因为毕竟要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毕竟要打开一个神秘的窗口去看一个女性的世界。理论上说,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应该和画着衣模特是有所不同的。可是,那一天,当那位三十来岁、来自农村的女模特非常生涩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她自己的不自然完全转化成了我自己的不自在。我能够理解,她如果不是因为家庭和经济的问题,是完全不会走进这个教室。第一次就非常沮丧,因为是美好的想象之外。1978年的时候,不要说是在南京,在全国任何地方招女模特儿都不是容易的事。这是在改革开放之初的特殊的一段时间,人们对于画人体模特儿,尤其是画女人体的客观局限。虽然不像刘海粟校长当年和军阀孙传芳斗争那样激烈,但社会的容忍度还好像是偷偷摸摸的。这时候离1927年刘校长当年的遭遇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可是,经过了新中国,又经过了新中国特殊的10年,“模特儿”一词依然非常敏感,画模特也很神秘。所以,那个时候画女人体,不成文的规矩,都要求把脸不要画得太像,因为传出去,说她是做模特儿的,难以面对社会和家人。所以,最后要看不出画的是眼前的对象。

关于人体艺术,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初期,中国发生了一直影响到现在的首都机场壁画的事件。2018-08-22落成的北京首都机场壁画,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壁画创作活动,是当时的重要新闻,成为改革开放的风向标。其中最为敏感的就是南通人袁运生先生的《泼水节》,因为上面出现了女性裸体的形象。左右各方明争暗斗,最后以遮蔽后面的裸体部分而渐趋消歇。机场壁画事件也可以算作当年画人体模特的时代背景。因此,当年学校招模特儿并非易事。而从专业层面上来看,模特儿的长相、身材、气质、风韵等等,都有可能影响画家的情绪,甚至关系到专业水平的发挥。虽然我是第一次画女人体,但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与心理上的差距,并没有引起我有什么异样的反应。我见过画册中那些大师和我们老师画的女人体,那个美啊,无与伦比。一定是漂亮的模特儿。而看看从我们身边走过的油画班的女模特儿,确实不一样,不仅是年轻漂亮,而且五官身材都很出众。后来听说这位模特儿嫁给了一位外国人。好在我们是专业训练,并不是专门去表现人体的美。而从专业方面来论,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好的模特儿就画不出好的画。但确实也有面对好的模特儿画不出好画的,那是水平问题。

无疑,我们这种学工艺出身的班级是不可能分配到好的模特,比较好的都不可能。这时候我们通过画人体模特儿就知道了自己这个专业在学校的地位。这是命里注定的,因为我们没有能够考上油画,也没有能够考上国画,而进入了“工艺”这个专业。就这样我们勉强画过几周,算是画过了人体,人体课也就结束了。后来,同学们要求增加人体课程,多次向老师和系里反映。门都没有。因为人体写生是专业基础中的一门基础性的课程,不可能像油画班那样一直坚持画几年的时间,画了素描还画色彩。因为他们要通过人体作业来提高自己的造型能力,并在画色彩之前把素描关系搞好。(作者为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责编:赫英海、鲁婧)
友情链接: 逆取 末世之生存战争系统 但愿,吾有心余有意 桃花森林 境界的维度 天泪武神 中华厨神在大唐 元古记 界域领主 剑行长歌 脑洞的修行世界 超级鬼王系统 九界往生录 父爱汹涌 下等人生 碧海悠悠 可爱的帝君 神秘传说王者大陆 空之赞歌 幻想禁区 神行者——为了一战 我的高中生活不可能这么甜 魔刀长歌 三鬼门 异界鬼街角 丧性荒域 明月昙天 帝乾武王 阳源阴灵 挽流录 愿无命运可复我 我不是齐天大圣 汉魏交替 无空之界 圣侠战歌 大古灵界 莫老板嫁我 魂武龙神 异妖圣爵 逆天的疯魔 汉宣帝传奇 两界限 料理店的故事 杀手神医在校园 海盗无惧:失落的岛屿 末世之魔神 魔君驾到:爱妻哪里逃 仙逐仙 迷茫一生是真是假 黎平说故事 白纸和诗与爱 设武 逆流1997 极限九人塔 氓冢 我的唐僧肉 网游之影剑 最强修真掌门人 山河万界录 四界为君 噬魁 奈何,妾为姬 终极超时代 水之册 紫薇天帝,帝君 校花的御前侍卫 我的女友女鬼 一念风起,一念云涌 三生友幸 故人未曾归 择天战纪 墓相天师 唐人古街 逆鳞之魂 骄傲的血目 善良如我 资本世界 圣塞尔旺传说 王者荣耀之百变天才 我就要修真 炁道 渺渺天道之天赋异禀 三味修真之重返修真 末世凉天 痛苦请走开 七生梦 河洛之白龙玦 行者源尊 悠悠子吟 孟昭黎和韩彻 三少vs三公主 妖孽乱世:邪帝溺宠小毒妃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板栗之恋 养成中锋 人帝至尊 重生异界之大金主 至道武帝 戏子,惘 二次元的雪月 重生:巅峰至尊 魔行纵横 民间怪事 战至九重天 天灵使者 孝元皇后:苏沐传 大学一年生 重生之炼狱 超级生物探测器 龙之狱 可爱即是正义 巴哈莱的诅咒 一枪致命 寒松卧壑 完美之变身人生 智能芯片之超能高手 破土成真 大宋桃花使 该醒的梦 根雕师的烦恼 重现竞技之王 诸神创世贸易平台 绝世纷争 生灵之心 无限穿越之时空毁灭 道崩仙灭 梨花起,余生伴 混元天世之二十四星辰将 维度之殇 花开血落 热血帝都之总裁再吻我一次 地球盛世 回到猫星 茶雨录 成就神王之路 提题目 懒神成就系统 魔女兮江火 我的心很小,有你就够了 最强念动力 人道大陆 迎风系统 就让我再浪迹几年 超级黄金小矿工 穿越诸天万界之抽奖系统 杀神机 沧海蛮岩 唯我尊上 蓝颜的徘徊 地府崛起 斗罗之DNF系统 网游之天灾领主 道生太虚 斗武尊神 仙器无双 皇帝道 江湖无为 向神仙开炮 多元宇宙征服者 末世红警世界 网络情缘之追爱 异世之套路系统 我叫孽星宇 假魔问佛 走隙 龙岩大陆之武圣龙蒙 我在天际的日子 开局血崩的无限 幻森录 神觉 西北偏北之乡村干部 再做一世霸王 菲莉亚魔法战记 琼玖记 纯白色的梦魇 阴阳渡魂人 路人女主养成记 大路寻仙 时空市场 末日之神速大师 一十五境